当前位置:主页 > 午夜大片 > 正文

每200个成年女性就有1人“下海”:日本AV女优为

07-24 午夜大片

日本AV界的颁奖晚会

都是因为钱。

从今年4月初开始,很多宅男们沮丧地发现,他们熟悉的许多日本AV女优的推特账号被封了。

而且被封杀的几乎都是粉丝量在数十万以上的知名女优,比如女优三上悠亚在推特上有220万粉丝,近期就发现账户已经被封禁。

三上悠亚表示自己的推特已经打不开

一直以来,日本有不少著名的AV女优都在推特上有自己的专属账号。

这些社交账户不仅可以帮助作品宣发,有效吸粉,还能帮自己扩大影响力,实现当网红的梦想,为将来退役后开启事业第二春做准备。

可这些AV女优推特上发的其实都是十分普通的日常照片,并无什么露骨暗示或者内容敏感的图片。

拥有50万粉丝的miru发布的日常推特照

如此一来,不仅女优们叫苦连天,连世界各地的粉丝都忍不住发问:“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到现在,推特方面并没对为何封禁这些AV女优账户一事做出任何回应。

这个新闻也引出人们关注的一个话题:日本国内法律明文禁止色情业,可为何居然还有那么多的AV片和AV女优呢?

AV是英语Adult Video的缩写,即成人电影;“女优”是日语中“女演员”的意思,“AV女优”顾名思义就是成人电影女演员。

那么,日本究竟每年出产多少部AV片?到底有多少女性从事AV女优的工作?

2011年,日本著名的娱乐杂志《周刊邮报》曾公布一条惊人的消息:“日本整个AV产业至少有15万名AV女优,相当于日本成年女性每200人中会有一位做过AV女优。”

反映日本成人片历史的《全裸监督》剧照

该杂志经过调查后指出,如果将日本每年合法以及地下市场出产的AV电影统统算上的话,大致为年产3.5万部;平均到每天的话,差不多是日产100部左右。

这份杂志还援引色情影片制作业内人士的话介绍说,“日本至少有15万名女性有过AV片拍摄的经历,同时每年还会有超过3000名‘素人’(没有表演经验的普通人)加入。”

《周刊邮报》娱乐杂志就此根据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数据推算,日本19岁至55岁女性约为3000万人,从而得到在日本成年女性中,几乎每200人就有一位AV女优的数据。

但是该杂志也同时指出,这其中大部分AV女优实际都是被迫入行,特别是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大多是因为急于赚钱和想出名误入歧途。

很多人可能又会问了,年轻女孩拍AV是不是真的很赚钱呢?又是如何被骗的呢?

这里稍微普及下日本AV电影的历史。

上世纪70年代,日本五大电影公司的“日活”为了吸引男性观众进电影院,开始率先拍摄了一批带有情色内容的“浪漫情色片”,俗称“桃色电影”,火遍日本。

早期靠模仿欧美电影,后期靠情色电影的“日活”株式会社logo

80年代之后,随着家用录像机普及,日本电影业受到严重冲击,很多男性观众喜欢租借录像片在家“细细观摩”,从而引发了日本色情电影市场的形成。

1981年5月,日本录像影像公司推出了首部以“情色动作”为主题的《偷窥奥秘》电影,彻底引爆了日本色情市场的“产业革命”,出现了只能私人观看,不能在公开场所公映的成人电影种类。

由于早期成人电影的角色几乎都是找色情行业的“专业人士”扮演,缺乏美感和吸引力。于是,成人电影导演小路谷秀树便以高薪引诱很多外表清纯的女孩开始拍摄了《本番小姐》系列。

“本番”来自日语,也就是所谓的“动真格”。如此一来,漂亮的美少女加上“真枪实弹”的《本番小姐》系列火爆异常,更让幕后的制片公司和团队赚得盆满钵满。

《全裸监督》里靠情色电影赚得盆满钵满的钻石映像老板村西透和他旗下的女优

但是,被引诱入行的女孩起初并不知道自己会出演这些露骨内容的片子,还都以为自己拍的是“拟似”(类似我们说的“借位拍摄”)爱情片而已。

比如李宗盛《最近比较烦》的歌词:“我梦见和饭岛爱一起晚餐,梦中的餐厅......”其中的饭岛爱就颇具代表性。

李宗盛歌曲中的女神——饭岛爱

饭岛爱是上世纪日本最著名的AV女优之一,容貌俏丽,身材绝佳。

之所以入这行,她在自传《柏拉图式性爱》中就解释过:一方面,她拍摄的大部分AV都是“拟似”,另一方面,她每部电影可以拿到1000万日元(约折合50万人民币)片酬,而钱主要是帮男友还债。

等债还完后,饭岛爱成功“穿起衣服”,转型走进演艺圈,成为一名影视艺人。

遗憾的是,2008年,36岁的饭岛爱因为长期抑郁症,最终选择了自杀。

从AV女优转型为影视艺人的饭岛爱

但是,饭岛爱看似成功的经历,还是吸引了很多日本女孩,她们觉得自己也能像这位“前辈”一样,想赚钱就赚钱,想上岸就上岸。

事实证明,无数渴望借此行业赚钱的年轻女孩想简单了。

在日本各个城市的街头,随时都有人在街头以各种理由搭讪过路的女性。

只要她们稍微停住脚步,他们立即以兼职“拍写真”、“当模特”等高于市场价的报酬来引诱。

日本城市街头随处可见搭讪年轻姑娘的“AV猎头”

等真正到了拍摄现场,这些人就会露出丑恶的嘴脸,各种威逼利诱,以所谓只是“拟似”拍摄为借口,来骗女性拍摄AV。

等女孩被迫开始拍摄后,之前说的“拟似”几乎都被强行变为了“本番”。如果女孩表示反抗,那么拍摄者就以加钱为理由,逼迫其继续完成拍摄。

而之前所谓的“拍摄合同”其实早就被做过手脚,等女孩细细看后,才悔之晚矣。

至于报酬,实在是少得可怜。

尤其是日本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很多被迫参与拍摄的女孩,每部片最多只能拿到30万日元(约折合15000元人民币);如果只是拍点色情照片,那一般也只有10万日元(约折合5000元人民币)。

实际上,现在AV女优得到的报酬并不高

虽说这点钱确实比普通兼职要高,但是这是以付出自己的名誉和肉体为代价。而且在大部分日本人的眼中,拍摄AV片并不是什么特别光彩的事情。

也是因为日本AV业太过发达和有名,很多人都以为日本政府对色情业极度纵容。

其实这是个误会,日本以《卖春防止法》为核心,还配套有《卖淫对策审议会令》《妇女辅导院法》《性病预防法》《关于风俗营业等的规则及其业务标准化法律》《儿童色情禁止法》《儿童福祉法》等多达十多部相关法律。

这些法律,不仅明文规定禁止任何有偿性服务,甚至细致到规定AV片中男女主角腰部以下性器官必须用马赛克遮挡,一旦违反相关法律,后果都极为严重。

日本警方还时常对辖区内的各种色情场所进行“扫黄”,动不动就派出大批警员冲进某家涉嫌卖淫的店铺,然后冲着目瞪口呆的客人一通乱拍,录下证据。

性交易者双方会被罚款30万日元(约15000元人民币),以及吃少则6个月,多则数年的“牢饭”。

而被查获有非法卖淫行径的场所经营者,也将被罚100-200万日元(约合5-10万人民币),停业45天或取消营业许可证。

但是奇葩的是,即便日本有这么多禁止性交易的法律,却赋予了性产业很宽泛的灰色地带,几乎宽到让所有相关法律形同虚设的地步。

比如日本将色情相关的行业统称为“风俗店”,分为club(夜总会)、苏纳库(日语叫sunaku,类似于K歌店),异性洗浴场(泰国浴)、无上装钢管舞店、牛郎店等等。

日本最著名的风俗店一条街——歌舞伎町

这些风俗店都必须持证经营,客人和店内小姐只要在店内不做“过火”之事,店外爱去哪去哪。

由于日本法律规定,如果没有特别搜查许可,无论是在高级酒店还是情人旅馆,警察就算知道有人在里面“打扑克”,也无权强行破门检查。

事实上,综合日本各种禁止色情业的法律,可以看出日本警方主要关注的是未成年人涉嫌性交易的问题。

但奇葩的是,日本法律明明规定18岁才是成人;可女孩只要年满16岁,在监护人的同意下就可以结婚,实在是有些自相矛盾。

更麻烦的是,即便女孩未满16岁,如果被抓时一口咬定对方是自己的恋人,警察其实也很难定男方的罪名。

因此,回到日本的AV产业,只要拍摄的女性年满18岁,同时也有相关的合约,那就属于合法的“娱乐产业”。

由此可以总结为,他可以拍,你可以看,但是关键部位要“打码”。

此次推特被封的AV女优,有名有姓的有50多位,而且几乎都是“一线艺人”。

被推特封杀的日本AV女优们

这些女优无一例外都对自己推特被封表示了不满和担忧,要么哭得梨花带雨,要么恳请自己粉丝帮忙“想想办法”。

很多“老司机”也纷纷为AV女优们鸣不平和打气,场面像极了中年人版爱豆见面会。

这不禁让人有些不解,只是社交账户被封,为何她们的反应如此强烈呢?

这或许与这些AV女优迫切的“上岸”心理有关。

很多AV女优入行确实是被骗或者是被迫,可看在钱的份上,只能认命,勤勤恳恳继续工作,其中的酸楚,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

而且这行赚钱实在是越来越难。

在AV片最火热的90年代,一位顶级女优能拿到每部至少100万日元(约5万元人民币)的报酬。

但是由于日本经济下滑的影响,这行已经“内卷”到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即使是最知名的AV女优,也逃脱不了被淘汰的命运。

这是因为随着AV片的盛行,日本女性对性的开放程度也远高于上一代,使得这行其实并不缺演员。

客观上分析,拍AV虽说比普通兼职要赚得多,可能让这么多日本女性甘愿“下海”。

但实际上,日本职场上一直有很强的女性歧视,她们的工作更难找,钱更难赚。

2021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曾公布,由于疫情影响,女性失业者的数量高达70多万,是男性的2倍多。

日本电视台公布的日本失业女性已达到了70多万

不仅工作难找,已为人妻的日本女性,日子也同样不好过。

这是由于日本家庭中,普遍是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经济收入全部依靠丈夫的工资。

正所谓“人穷志短”,有些希望能攒钱租房、买高档奢侈品的日本女性就很容易被街头的“AV猎头”以高额报酬所诱惑,不知不觉掉入到拍摄AV片的行当。

甚至还有些卑鄙的AV机构看好某些日本女性,知道拍摄者不敢和家里人提起自己的“兼职”,就故意拿已拍摄的影片胁迫她们继续拍摄下去。

而做这行一旦有了第一次,女性很容易就因为赚钱快,逐渐沉沦下去,成为职业AV女优。

如此一来,参与拍摄的女性数量也就越来越多,其中有的人还不乏名牌大学、公务员等颇有噱头的背景,让AV猎头们都挑花了眼。

正在面试的素人演员

不过,现在的AV女优赚钱由于“竞争激烈”,报酬也远不如从前。

据日本AV行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条件好点的女优也只能拿到70万日元(约3.5万元人民币);某些“资质平平”的女优,则只有大约4万日元(约2000元人民币)的报酬。

而对那些知名的职业AV女优来说,她们的报酬是随着年龄增长而下降的。

一般都是年龄越大,报酬越少,出镜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自然收入也会受到影响。

同时,AV女优的职业生涯很短,基本只有3-5年,这使得她们格外焦虑,渴望争取到任何洗白或出名的机会。

比如国人熟悉的“苍老师”——苍井空,因为莫名其妙在中国红了后,得到了来中国捞钱的机会。随便一场活动的出场费都高于拍摄费用,不仅赚到大把的钱,还成功洗白结婚上岸,堪称AV界的“人生赢家”。

类似“苍老师”在中国走红的,还有被称为“暗黑界林志玲”的波多野结衣。

波多野结衣在重庆的粉丝见面会门票高达3980元

 

她曾在2017年连续在中国的南宁、广州、重庆三座城市都开了粉丝见面会,票价最高达到3980元人民币一张,比某些明星的演唱会门票还贵。

有这些成功案例的示范,很多AV女优不仅开通了推特,还开设了自己的中文微博,希望搏一把人气。

女优深田咏美的中文微博

她们无不渴望通过社交账户,利用自己曾经的“名气”,成为一个网红,说不定能被谁看中后,成功转型或上岸。

说到底,AV女优自己也很清楚,自己不仅吃的是“青春饭”,更是难以下咽的“夹生饭”。

如果之前这碗饭是自己被迫吞下的,未来,她们肯定还是希望能吃上一口“安稳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fcj.net.cn/a/wuyedapian/2022/0724/209.html



标签

友情链接